日本歡迎您
一大早八點就起床了,暑假還沒放到一個禮拜,
睡眠不足的日子看樣子是又要開始了。(笑)
早上托著行李要出門前,我找不到手錶,
結果到了客運站,我媽就打電話過來說:
「你這沒頭腦的,把手表丟在衣櫃裡,......(略)」


跟培鈞一起坐車到中正機場,
哇!這還是我第一刺到中正機場耶,雖然不是比較新的第二航廈,不過第一航廈也是蠻大的。
到國泰航空前劃位時,結果因為我的役男出國申請書格式不一樣,還被問說為什麼。害我被嚇出一身冷汗。
(因為那個網頁列印不支援我的瀏覽器。=.=)
機場的二樓有一個小小的展覽,展出台灣花卉,這倒是挺漂亮的。
台灣花卉

而這次飛往日本的班機似乎是從香港飛來的,
機上的空服員都操著帶有香港音的中文。
而且大部份的廣播都是英、日、港,中文反倒是較少出現。

在飛機上每次想要上廁所,走到門口就會遇到亂流,
然後就被趕回座位上,等到第四次,我已經受不了了,
等到安全帶警示燈一熄滅,我立刻就衝去廁所。
沒想到都還沒出廁所門,又遇到另外一次亂流,這真是有夠可怕了。

飛機將要降落時,看到日本的綠油油的水田,頓時驚覺怎麼跟台灣如此的像,我們還開玩笑說:「哇!難道我們被原班機遣返回台灣了嗎?XD」

「為什麼這邊會有這麼多田地呀?」
「要不然他幹嘛叫成田呀!」
「.........」

到了成田機場,突然覺得,這不是跟中正機場很像嗎?
除了某些地方可以看出不太一樣的地方。
成田機場非常乾淨,乾淨到連地毯完全都看不到任何一點痕跡。還有所有指標都用日、英、中、韓四國語言寫成。
(只是中文是簡體字。=.=)
之後要入境,不但要填寫入境申請單,還要接受海關人員的檢查。
我發現,日本的海關人員通通都是帥哥!而且都像日劇中會出現的那種型,超神奇的!
以諾就說:「好歹海關也是一個國家的門面咩!」
然後我入境時那位海關人員拿著我的入境申請單,指著地址問我說:「この住所はどのホテルですか?」
然後我一開始還聽不太懂,就請他在問一遍,
他就指著地址說:「ホテル、ホテル。」
我才知道他要問我旅館,我就回答:「Youth Hotel。」
不過瞬間看到海關人員的臉上面露難色,讓我覺得心中有點尷尬。
後來以諾似乎也遭遇同樣的事情,
他被那位海關人員問地址時,海關人員一直問一句話:「おとり、おとり」以諾一直聽不出他到底是在講哪個單字。
現在想一想,應該是指address這個單字吧?
他跟我說:「如果日本海關的英文也都這麼可怕,那我實在不難想像日本人的英文應該也不會好到那裡去了。

經過海關之後,就是去領行李了。
日本的行李輸送帶真的很神奇,當行李從出口掉到輸送帶時,如果剛好有行李在下面,出口的行李就會停住,不會把行李堆在另一件行李上。
而我們光是等行李就等了超久,好不容易三個人的行李都到齊了,就往出口大廳走去。

結果到了出口大廳,馬上就聽到熟悉的語言:
「你們要去兜位?」
竟然是操著台語的歐吉桑,
一副看起來就是台灣計程車司機的樣子。
我們見到他就傻笑:「我們要去東京。」
然後他就跟我們說:「要不要搭我的車去呀?我可以算你們便宜一點,3000¥就好。」
不過我們都婉拒了,說:「我們想要體驗一下坐電車的感覺。」
然後毆吉桑就很熱情的指點我們要到樓下去搭電車。

買電車的車票也是一波三折,一開始完全看不懂我們要怎麼買票,因為京成電鐵並沒有直達我們住宿的淺草橋站。
後來我們只好鼓起勇氣的問了在服務台的小姐。
當然,問買車票這種困難的問題,我那淺薄的日文根本就派不上用場。於是就靠以諾用英文加比手畫腳問小姐。
一開始那位小姐說了一串不知道是英文還是日文的句子,
聽得我們一頭霧水。
此時只見那位小姐拿出了「暫停服務」那類的牌子擺在桌上,我以為她被我們的英文嚇到了,所以想要逃去搬救兵。
沒想到她竟然走出櫃台把我們領到買票的機器前,
開始一步一步的操作給我們看,
而且面板上都是漢字,所以她問我們要買幾張車票時,
她雖然用日文問,不過我們光看操坐面板就知道她在問我們什麼了。
然後真的非常感謝那位小姐如此的熱情幫忙,讓我們不至於流落在機場裡。

走到京成電鐵的月台,我們剛好趕上的京成電鐵的特急,搭上車之後,哇!特急的平穩度跟台北捷運板南線或淡水線真是有得拼。說比捷運更平穩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沿途經過了成田的郊區,看到中學生及上班族們在軌道旁的小路上行走著,真的就跟卡通或日劇中看到日本完全符合,
騎腳踏車的人少之又少,騎機車的人更是屈指可數。
而大家走路的方式的確就是一群一群的在路上緩緩前進。

而且沿途看到的房子通通都有斜面屋頂,真的非常有日本風味。這是可以看到台北跟東京(或成田)少數不同的地方。據說是下雪時讓它能夠自然滑下來。

到了我們要換車的青砥站,於是我們就跳下車走了一段月台,此時只見跟我們同一班車的人都已經跳上對面月台的列車上。由於我們還不熟悉,不敢冒然上車,所以在月台上晃了好一陣子,最後才終於看到原來對面月台的車都可以搭到押上站。

最豬頭的事就在押上站發生了!
因為我們京成電鐵的車票只買到押上站,
而淺草橋站不在京成電鐵的路線上,
所以我們以為又要跳下車,再到另外一個月台換車,
結果等我們跳下車之後,對著地圖研究了半天才發現,
如果我們同一班車繼續搭下去,
在坐個兩站就可以到淺草橋站了。
而且更蠢的事情是我們每個人托著兩件大行李,
從月台下樓梯到閘門出站之後,
又買了一張從押上到淺草橋的車票。
結果此時我們就看到了補票機這種東西,
原來我們如果一路做到淺草橋站的話,
就算車票只買到押上,也可以在淺草橋站把車票插進補票機補票即可。根本就不需要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到處跑。
好吧,這也算是學到一次教訓,就當作為未來五天四夜東京、橫濱電車之旅上一次課。

而我也想起曾經在Japan_Travel版的教學,如果想要保留電車票跟的話,只需要跟站務員講一聲:「これ、記念」
他就會幫你蓋個章,然後就可以收起來。
於是我終於在淺草橋站鼓起勇氣做了第一次的試驗,沒想到一試就靈,這句還真好用。

終於到了淺草橋站,找旅館又迷了一次路,
好在以諾有地址,我們就沿著路牌及街名一路找到隅田川青年旅館(YH)。
中途還錯過了應該彎進去的巷子,感覺越走越奇怪。
只是晚上8點的日本,真的很可怕,
那幅街道的景象根本就是台北凌晨2點多才看的到的冷清。
天啊!才8點多而已耶!已經有2/3的店家打烊休息了。
而在街道上走路的人,幾乎清一色的都是上班族,
感覺超奇特的。

還有日本人是左手系社會,
車道靠左、電扶梯靠左,連走路也靠左。
那時我明明提著大箱行李從淺草橋站爬樓梯上來,
結果只是因為我習慣靠右邊走,擋到了前面一位迎面而來靠左邊走的老先生,馬上就遭到他驚異的眼光盯著我瞧。
好歹我也這麼辛苦的搬著行李呢,幹嘛把我當外星人看待呀?(受傷ing......)

找到隅田川YH之後,老闆非常熱情的招待我們,
老闆是一位年屆60的老先生,
雖然也是說著讓人難以理解的英文,可是我們從內心可以確確實實的感受到老闆真的把我們當貴賓一樣的看待,
並且盡自己的最大努力與我們溝通,光是這點就讓我們很感動。尤其講到被套要怎麼使用時,他還從旁邊抓了一個洋娃娃示範給我們看,甚至還以洋娃娃的口吻對我們說:「Good morning.」老闆真是太可愛了。>///<

進了房間之後,一開始看到玄關,以為這就是我們這兩晚三個人要睡覺的地方,就心寒了一大半。
沒想到一拉開和室的門,天啊!好大!
感覺睡五個人都沒問題!
而且擺設還真的非常富有日本風呢!
我們一見到就立即欣喜的跳進去,真的好開心!
日是房間

一路趕到旅館,根本就還沒有時間吃晚餐。
經過老闆指點,我們大概知道哪一區現在還有在賣吃的。
於是我們就走到旅社附近的大馬路上看看,
看到有一間賣咖哩的餐廳,價錢還蠻不錯的,
好像是連鎖店,可是我忘記店的名稱了。
而走進去之後,發現可以先在自動販賣機選好你想吃的餐點,投幣之後按下按鈕,就可以把券直接交給服務人員,
完全不用用日文點餐,對華語系國家旅客真是方便。
咖哩的味道還不錯,味道夠重,而且咖哩醬夠多,
只是我點的是只有碎肉的咖哩,吃起來感覺很不滿足。
不過想想已經花了一大比錢了,為了不再讓我的荷包瘦身下去,於是只好忍住再點一份豬排的慾望。
然後以諾手上有垃圾想請店員幫忙丟,
可是他用英文講店員卻聽不懂。
最後以諾想要放棄了,我就問他說:
「你想要幹嘛?我幫你講。」
沒想到此時店員卻突然用中文插了進來:
「要丟垃圾嗎?放著就好。」
此時我們通通傻眼,那位小姐竟然會講中文......
此時更顯我們的愚蠢。=.=
然後我就很開心的問她說:「你是從哪裡來的呀?」
那位小姐很靦腆的笑著對我說:「我是從瀋陽來的。」
聽完這句,我馬上就識相的不再往下追問了,
要是在這間店引發政治辯論,那可不是鬧著玩的。XD
(尤其旁邊還有個人不斷喊著釣魚台是我們的......=.=)
不過這件事告訴了我們:在日本英文有一半的時間都行不通,此時就要拿出我們的驕傲,用世界第一大語言來溝通,
沒錯,那就是中文!(雖然也常常失靈。XD)

然後回去旅社的路上,經過了自動販賣機,
本想說買個飲料喝喝,結果看到那個價錢......
嗯,原來這就是東京的物價呀,
最便宜的120¥起跳,這個價錢真是驚人的貴!
結果最後還是忍痛買了一杯不怎麼好喝的蘇打水,
比汽水還沒什麼味道,在台灣打死我都不會買它來喝。

後來回到隅田川YH之後,就開始把行李翻開,
東西一件一件的拿出來。
這時我們的房間就連一丁點的日本風味都不剩了,
馬上變成台式大通舖。XD

隅田川YH的熱水溫度非常剛好,而且不用開冷水都不會燙傷,這一點真的讓人非常激賞!
然後我們就趴在榻榻米上討論明天的行程,
並且把衣服拿去樓下洗。
嗯,日記寫到這裡,我要去收烘乾的衣服囉!

後記:
話說剛剛我在樓下收衣服,遇到一位外國媽媽也跟我一樣在烘衣服,只是她覺得衣服不乾,於是就用英文問我是否也是一樣的狀況。
哇!這是非常難得機會耶!竟然能在日本聽到極為純正的英文,真是太感動了。
而且用英文聊天總讓我多添增了一分自信。
原來不是我說的英文難懂,而是日本人真的受片假名荼毒太深了。XD

 

創作者介紹

friendlyfish

友善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